乌干达的“野兔”

田径选手在奥运会或其它大型比赛中获得冠军后,往往喜欢身披国旗绕场一周,这个风气始于1972年9月2日,慕尼黑奥运会男子400米栏比赛后,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金牌获得者、乌干达选手“野兔”约翰·阿基布阿(John Akii-Bua)。

“野兔”在赛前并不被看好,预赛、复赛成绩平平,以第八名的资格勉强进入决赛,因此被排在一般认为很难获得好成绩的第一道,当时的热门是卫冕冠军、英国选手戴维.海莫里,结果前200米一路领先的海莫里不但被阿基布阿以47秒82的成绩夺走了冠军和自己保持的世界纪录,还被甩下足足6米。

看台上一个兴奋的乌干达观众跳入场地,交给他一面乌干达国旗,激动的“野兔”身披国旗绕着跑到足足又跑了400米,并在无意中首创了一个经典庆祝场景。

由于“野兔”一夜蹿红,知道他资讯的人甚少,于是各种传闻不胫而走,最夸张的一种说法是,这个穷小子是个从未受过正规田径训练的牧人,他跨栏本领和“野兔”绰号,都是因为自幼在野外追逐野兔所得,甚至有媒体说,他是“追野兔连成的世界冠军”。

这当然是无稽之谈。阿基布阿出生于乌干达首都坎帕拉的一个殷实之家,自然不会去放牧,更没有天天追野兔的经历,他“野兔”的绰号是队友的谑称,因为他有42个兄弟姐妹(他的父亲有1妻7妾),而野兔素以繁殖力强著称。他也并非未经训练就能拿冠军的天才,而是一个受过严格正规田径训练的专业选手,这在当时的非洲并不多见:他的教练马尔科姆·阿诺德(Malcolm Arnold)出生于英国,原本是教110米栏的,但在接手“野兔”训练后却果断决定,让阿基布阿兼项400米栏,而且以后者为主项。

其实“野兔”1968年就参加了墨西哥城奥运会,但没进入决赛;1970年爱丁堡英联邦运动会,他获得400米第四,但51秒1的成绩离前三名相差甚远,因此谁也没记住他的名字。奥运会前一周,他参加了一次热身赛,并获得平生第一个国际比赛冠军,这让他信心大增,并终于创造了奥运会400米史上第一个“黑八奇迹”最终一鸣惊人。

出生于1949年12月3日的他夺魁时还不满23岁,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,原本可以继续发光,可惜他的运气实在糟糕:4年后的蒙特利尔奥运,由于新西兰橄榄球队出访南非,导致20多个非洲国家集体,乌干达也在其列,“野兔”痛失卫冕机会;1979年,独裁者阿明发动军事政变,“野兔”闻讯逃亡肯尼亚,结果以偷渡罪被拘捕,好在警方很快认出他是奥运冠军,将他释放;次年,他重贾余勇,参加了莫斯科奥运会,但年事渐高加上久疏战阵让他的实力大打折扣,最终以半决赛第七的成绩结束了长达13年的奥运生涯。

此后他的运气也并未好起来:1987年,他被指控私藏枪械,再次被捕入狱,这次是在家乡坎帕拉,好在前奥运冠军的盛名让他不久后重获自由。再次获释的他从此深居简出,渡过了10年销声匿迹的隐居生活,直到2000年悉尼奥运会前夕,乌干达奥委会才重新想起这位昔日英雄,可惜“野兔”已于3年前与世长辞,终年还不到48岁。(东征)

Leave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