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面解析热刺堕落之谜 老板神经质球员迷失自我

白鹿巷上演着太多的天方夜谭,很娱乐大众。他们一直在尝试新的主教练,他们的体育总监一直在折腾球队,他们的老板一直在捉弄主教练,他们的球员也不务正业。直到联赛第9轮,他们才第一次尝到了胜利的滋味。

在不断的折腾中,热刺这种尝试吃第一只螃蟹的勇气反而给他们带来了厄运。初来乍到的教练就像螃蟹般被倒霉的热刺炒了又炒,直至奄奄一息……

前天,热刺刚刚在新赛季取得一场联赛胜利。上赛季他们获得了联赛杯,俱乐部九年来的第一个冠军,击败的还是切尔西,于是大伙都乐得找不到北了。2008年新年派对之后,热刺仅仅有5仗得胜。上周前,球队在白鹿巷赢球,还是上赛季3月22日对阵朴茨茅斯的联赛。

拉莫斯下课了!两个星期前,俱乐部主席列维还在为拉莫斯辩护,称他的帅位没有危险。大家都以为,拉莫斯至少能撑到10月29日北伦敦德比做客面对阿森纳,但白鹿巷没人再有那个耐心了。在对阵博尔顿之前,列维想试下是不是换帅如换刀。上帝终于让他幸运了一回,帕夫柳琴科和达伦·本特的进球让热刺取得了新赛季第一场联赛胜利。

西班牙人拉莫斯刚好在白鹿巷执教满一年。这位在塞维利亚创造过奇迹的教练,直到离开之前仍被许多人寄予厚望,但留给他的时间不多。当球队在夏季转会窗关闭的最后一天仍在大换血的时候,他已经预料到前景不妙:我认为某些位置好于以往,但是其他位置更差了。我们现在的问题很严重,但愿这个赛季不会成为过渡期。

去年下课的荷兰人约尔,现在带的汉堡目前在德甲上游领跑,热刺人恐怕悔断肠了。他们的失望,加剧了拉莫斯的灭亡。

熟悉热刺历史的人都知道,一度曾被视为豪门的热刺从1974年就开始了衰败。当任期16年内帮助俱乐部赢得了8座奖杯的尼克尔森宣布辞职之后,俱乐部进入了衰退期,教练换了一茬又一茬,但始终难现当年的辉煌,甚至还在1976-1977赛季耻辱地降入了乙级。

拉莫斯是英超16年来,白鹿巷第10位下课的主帅,但他不是第一位被俱乐部捉弄的主教练。热刺25年来的三任老板,都是略带神经质的投资商。1.第一位是来自蒙特卡罗的地产商阿兰·舒拉,是他把热刺搞成了股份制的俱乐部。他拆了白鹿巷著名的西看台,在那里建了许多豪华包厢。大功告成,舒拉心血来潮地跟时任主教练伯金肖说:以后,你就是热刺股份有限公司的一名普通员工。这句话让伯金肖琢磨了好久,终于在联盟杯决赛前夕交了辞呈,不过这位名教练还是带领球队捧起了当年的联盟杯。

2.第二个是和维纳布尔斯携手到来的下一任主席舒格。舒格看重这个在英伦足坛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湖的威望,容许他负债购买了俱乐部股份。但维纳布尔斯此后在白鹿巷的黑金经营越发嚣张,让生性耿直的舒格看不下去了,立马买下对方手里的股份让其滚蛋,还动用一切力量声讨维纳布尔斯,让其几乎走进绝境。

3.当乔·刘易斯的ENIC财团2004年到来的时候,也带来了新主席列维。上任第一把火,列维赶时髦地给俱乐部带来了大陆模式–体育总监,使他们成为英超首家试水大陆管理模式的俱乐部。这个在欧洲大陆俱乐部普遍存在的职位,与英格兰足坛向来要求赋予主教练至高无上权力的传统相悖,处理起来并不容易。

今日同样混乱的纽卡斯尔,也还在为体育总监和主教练的矛盾埋单。而且,用《》专栏作家萨莫埃尔的一句话来说,列维笃信的一个信条就是:没有一个主教练是信得过的。

热刺的体育总监曾经摸索出一条道路。首任阿内森从埃因霍温跳槽过来之后大权独揽,一年内花了2400万英镑买入22名球员。当时,从法国队卸任、还做着英超式教练梦的桑蒂尼对此状况相当不满,索性辞职不干。继任的荷兰人马丁·约尔是培养年轻人的好手,倒和眼光独到的阿内森相得益彰。在约尔任期内,热刺稳步上升,一度接近将阿森纳挤出联赛第四的高度。

但好景不长,阿内森因才华出色而被切尔西挖角。阿内森走人后,列维立即用金钱从邻居阿森纳那里挖来了科莫利。科莫利在兵工厂的最好发现仅仅是左后卫克里希,为了显示有自己不逊前任的才能,上任之后他就对球队全面翻修:2005-2006赛季,科莫利花2690万英镑为热刺带来了15位新人,送走19名旧臣;2006-2007赛季,10人来,12人走,支出4290万英镑;本赛季,科莫利仍为球队补充8名新援,但花费再创纪录,超过5000万英镑。其中,科尔卢卡、弗雷泽·坎贝尔和帕夫柳琴科都是转会期最后一天才加盟的球员,拉莫斯是等到开新闻发布会才知道来了哪些人。

约尔能力再强,也架不住科莫利的风水阵。当他手中大将卡里克被送去曼联之后,他的球队也山河日下。拉莫斯继任,贝尔巴托夫和基恩又被卖走,如今球队的阿内森旧部只剩下霍德尔斯通和道森两人。在拉莫斯被折磨到下课之前,科莫利已经被列维先当替罪羊开除,但热刺球迷不干,他们认为肆意胡来的主席才是造成这一切的根源。在与博尔顿的比赛之前,上万名球迷联合起来抗议,要求列维下课。

俱乐部危殆,球员们也各怀心事。白鹿巷从来不缺天才,但总是些神经质的天才,这倒与俱乐部的气质太过相衬。也正是这些出工不出力的球员,将拉莫斯逼走的。

本特利心直口快:“我们现在就像一坨屎。”这位上赛季还在布莱克本风光一时的右前卫,如今也感到了黑洞的可怕,他不仅在俱乐部打不上主力,连英格兰国家队主教练卡佩罗也对他不待见了。这也怪本特利自己懒惰成性,卡佩罗认为他到国家队“只不过为了披一件球衣”,干脆就全力帮助贝克汉姆复苏。

最离谱的要算俄罗斯前锋帕夫柳琴科,他居然跑回俄罗斯竞选议员去了。帕夫柳琴科一来到英超就抱怨训练强度大,虽然在第三场就打进一球,但他很快就膝伤发作不得不休养。无球可踢的俄罗斯人参加了国内的议会选举,当选为家乡斯塔夫罗波尔地区的议员。作为第6候选人,帕夫柳琴科在这次选举中以66.33%的极高支持率当选。而拉莫斯甫一下课,帕夫柳琴科就拼来一个进球。

昨晚我邂逅了一个漂亮野性的女孩,她对我说:“你羞辱我吧,你羞辱我吧……”于是,我买了一件热刺球衣送给她。现在的热刺可比笑线个关于他们为什么这么差的笑话。

●市政厅否决了托特纳姆俱乐部在诺森伯兰郡公园修建新球场的计划,发言人称:“我们不介意在这里每年举行一次游艺集会,但一星期看一次马戏团小丑表演就有点吃不消了。”

●我玩拼字游戏,好不容易拼出了“托特纳姆热刺足球俱乐部”(Tottenham Hotspur Football Club),结果发现拼出这个只能得两分!(讽刺其联赛积分)

●乐购(Tesco)正在撤回带有热刺队颜色的Oxo罐头(在英国,Oxo产品是人们的日常必备食物),因为消费者投诉说它现在成为笑柄了。

●牙签(toothpick)和托特纳姆(Tottenham)有什么共同之处?他们都有两分。(point在英语里也有尖端的意思,牙签有两端,热刺至今只有两个联赛积分)

●拉莫斯在一次训练课之后,饶有兴致地和场地管理人员聊天,问他们球场草皮为什么这么好。“它就应该好。”管理员说,“我们每周在上面施的肥都值7000万英镑。”

●我走去书报亭买热刺队刊,找了半天找不到。天!原来他们用色情杂志把它遮起来了。

●结束了梅阿查的执教合同之后,穆里尼奥被人问到是否有兴趣救热刺于水火,葡萄牙人立马转身就走:“拜托,我还没那么特殊。”

Leave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